~方块~如噩梦般的往事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08-10 10:27:09 共有 人撸过

~方块~如噩梦般的往事

~方块~

烛光徐徐微动,我记得小时候约国小二、三年级的某天夜;十分的安祥和平心非常愉悦快乐,没有任何不安以及不祥的情绪在,旦是直到盖上被子的那一刻,还有闭上双眼的一暝。

小时候常作梦,有好、有坏旦是没有这一次来的巨大冲击,蛋糕点心映入眼眸中,所有事物都跟童话故事”糖果屋”一样,可是这里没有巫婆,只有自己最爱吃的糖果。

我拿起数片巧克力往嘴里送,吃多少都没关係,因身体都不会胖也不会,我持续吃;持续吃,直到我感到有些疲倦时,身躯躺落在棉花糖草原中,眼睛眨了又睁开,安祥平静;完全无忧无率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我闭上双眼倾听耳边传来的风声,柔和又温暖,旦是其中却带点哀愁感,脸旁也不知为何流下一滴泪水,正当泪水掉落棉花糖草原时,整个场景便了便得我不曾见过的地方,一块一块巨大的正四角形在身旁。

正四角形的出现令我感到不舒服,也不愉快更加只感觉如同悬涯一线般,我抚摸四周的不知名物品,抬起头上方一片空白,纯白世界映入我眼眸中,可是不知为何看道全貌,且纯白世界中只有一小点黑子。

我仔细看,那黑子模样似乎就是自己,我由上空看地面,看自己的模样,但是在地面上的自己却仰望的天空,顺间挪移转化完全让我搞不清楚状况。

但是时间不容许我思考,因为下一秒钟所有的正四角形开始掉落,由最下方开始掉落,一个一个犹如不可抗拒般坠落,但是眼眸仍在上空观视全貌,但是下秒回身,见自己身在其中,我双手双脚开始往上爬;往上爬,持续往上爬。

双手碰触型体,平滑而光亮,纯白而无汙,这是怎么回事!?我向自己提问,明明就是美好的甜点区,怎么顺间就转化成这样的场景,且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自己独身一人,这是在说明甚么?说明甚么呢?

我一边思考一边往上爬,但是方块掉落的速度远远超过我想像,且脸旁不断冒出汗水来,我疲倦又累的持续往上爬,且心中吐出一句话。

『不可以放弃……』

不可以放弃甚么?不可以放弃攀爬吗?这是当然的啊,因为要是放气攀爬就会掉落下去,且这是甚么地方我也不清楚,并眼眸向下看去,那纯白世界下是黑暗所编织而成的万丈深渊。

忽然,身躯停止攀爬的动作,且眼眸不断往深渊看去,且方块也停止了掉落,我眨了眨眼,那深渊中有股陌生的温柔感觉,很想靠近,但是心中却不允许,可不管心中如何说!?如何制止!?都无法停下动作了。

双手以脱离支撑地,全身往下坠落,很想大喊;很想叫出声音,旦喉咙不给任何回应,只单单让我往下坠落。

单手向那片纯白伸去,眼眸闭上同时,在天空望着坠落的身躯一点一滴消失在深渊当中,而身躯完全消失的同时,眼眸突然映现出一块方块从身躯上方压下,身躯道此就消失无影了。

但是眼眸仍存在天空中,翻转间,眼眸以处在一个正四边行里面,不会感到害怕以及恐惧,并也不会感觉快乐以及愉悦,且连同悲伤、愤怒也不会感觉到,这样的完全封闭似乎就是……。

思考尚未完毕,摇晃将我带回现实,唤醒声将我提起,搓柔双眼看着眼前温柔的母亲,脸上露出笑容忘却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至此后,我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梦,但是如今的我很少感到悲伤、痛苦、快乐、愤怒等等各种情绪,反而大多都面无表情,情绪起伏十分平稳,且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有任何感变。

这是否是那一场梦所造成的后遗症呢?我不明白,我不了解,且现在也不想在追究这件事情,因为那场梦在很小时让我感到恐惧以及害怕,是个步想再度回忆起的画面……,对了;对了,在那后还见过一颗沾染血淋淋的头颅;在旁边陪伴我睡觉,但是我却不以为意,就算她……

没有身躯也同样……

头颅出现的那一天过后,刚好是他人谈起以前附近发生骇人杀害事件的时候…….。

民国六十六年,骇人非言的第一起分尸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