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文洗脚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10-19 10:02:03 共有 人撸过

原创杂文洗脚

恰看一个与文章内容毫不相关的明字。

一场大雪铺天盖地的落下来,高兴惊叹之余仿佛一下子成了村子里聚拢打牌,围炉取暖,聊侃的因由。小伙子们兴高采烈地在木桌前用力的摔打着一冬天攒下了的气力,娘们们围坐在炕上,笑脸颜开的嘻哈着闲聊。只有孩子在漫天飞舞的天地之间嬉戏,任是大人责骂拖拽也不听的。。。。。

沉重的皮鞋踩踏着厚重的“棉絮”,一些个“纸剪刀的窗花”扑向我手中铝盆的几块豆腐,几片“绒毛”便瞬间消失在腾腾的热气里。

几片残破的瓦片门楼下,木门转动了门栓上边的一个废旧的自行车铃铛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我拾脚而入,经过清扫而又被刚刚落下的雪覆盖的一条薄纱小路,通向两间古驳石墙的草房。一脚踩下去,雪就带了些沙粒粘在了鞋底。房顶上边覆盖了厚厚的白色的“面包”。这是我村的一对孤寡老人的家。

腾出手拉开一扇用“干红草”扎就的篱笆门,再推动镶嵌在方石上的门轴,半是昏暗的房间里,热气蒸腾。一张木桌一端坐着年近古稀的老妇人,花白的头发如从雪中归来。厚重的破旧棉衣蹴就在矮矮的木桌旁,显得臃肿硕大,上身伏下来,端了碗像是要伏在了桌面上。对头坐着她的丈夫,肥肥的棉衣里裹着瘦小的身躯。

见我进来,老妇人嘴喏若着身子像是要起来,但终是没能动弹动。近我身边的老汉一手扶了桌子侧着身子站起来。挺起的这边腰上别了一杆烟袋,瓦亮铜色的烟锅子,细细地光滑的一小段枣木这端镶嵌着一个碧绿的烟嘴子,拴在腰间的一个长方形的厚厚的牛皮烟袋子晃动的垂到了屁股后。

两个老人相依为伴已有很多年,记忆里总是看到老人乐呵的脸。前些年,还能看到老妇人拄着棍子蹒跚的走在路上,等待寻找她那去放羊或者去整理菜园子的老伴。老头也还打着响脆的鞭子,呵斥着沿河道而来的羊群,远远地老妇人便站定了身形,短促的咳嗽里竟然好像是许多对自己的安慰。临近的老头也埋怨着老妇人为何不在家里。老妇人似答似不答。眼力狠劲的盯着他。再近前来,老妇人抬手捶打在老汉的脊梁上,一阵细小的灰尘便铺散开。老汉不躲不闪,嬉笑怒骂如同了两个孩子。。。沧桑的爱意弥漫开来,连两旁碧绿的杨树叶子都哗哗的翻动了小手。

又是几年过去,老妇人越发行动不便了。咳嗽的越发厉害了。再也很少出门。老头也卖掉了所有的羊,大队里照顾他路顺水顺的一亩良田也转让给了我。于是我便在秋收后,给他抗袋子红薯,或半袋子萝卜白菜的。。。。

一只肥胖的大花猫从黑暗的里间里龙骧虎步的走出来,呜喵着,一副阔态悠闲的样子,扭着身子像是模特走在了这空凸不平的地面。我把冒着热气的豆腐反扣在他水缸的一个铁盆子里,老人招呼还没来得及,我一只长腿已经迈出了房门门槛,拉了一根弹簧的半扇掩门也像是要跳入房中。大花猫却机敏的在门掩的刹那飞入洁白的院中,天然的院东墙是土岭,踩着一地雪花的花猫轻松的拾阶而上,在崖壁岭头站定。回过头来连声向我呜喵着,我竟然感觉它像是在和我诉说什么,不由自主和它招了招手,大花猫转身消失了。

前些日子,报道过的爱的天梯。两个老人为爱为避尘言流语,在高山顶上相守一生的传奇故事。爱人在悬崖上凿千层石阶为了自己相爱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爱在人心中变得很淡漠,当这些看似平常而又几乎卑微的爱,也许有的人看了会人嗤之以鼻。但也有太多的人因为这种平淡,这种卑微,淡淡的相守,默默的爱意感动流泪,泪流在他们平淡对视的双眼,委婉含蓄的埋怨里。。。我亦如此

自己认为写一写,是自己心灵情感的抒发。文章是生活的提炼。生活是聚散别离,重逢欣喜,。。。。或激情飞越或平淡寂寞的概括一个情字仿佛是所有一切的基础。本是小文又偏着拙手,就难以细腻的描述了。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简单的眼神,捶责打骂里都充满了爱意,那是相依偎相扶持的爱,历久弥香。

感受生活,在生活里发现真善美的东西,写不好老师们打打假也是应该的。白雪纷纷把虚言,浮躁掩埋。伸出一只手,雪花在你的手心里悄然融化,细小的冰冷刺激着激越的神经,不是感怀,是欣喜,是快乐。别人的言语也就无关轻重了。

感觉了自己的写作如同瘙痒难耐的驴腚,不怕把自己的屁股磨得毛不剩一根,皮革暴露。怕就怕旁边自然美丽的石墙无端的要承受来自驴的骚臭,日久天长的被"小黔‘磨的乌黑光滑了,还要粘上几根干枯如同秋草的毛发。如此实非心所愿而愧疚深沉了。若非有人轮鞭抽打,指责调教本人倒是有幸了。洗脚的灵感悄然而至转瞬即逝,一个盛江河湖泊的盛汤碗,越发十分的向往要向人索取。

记得小时候,家养一毛驴,五条腿的。我年少调皮而又无知可笑,奇怪中间一条丑陋,出众。抓一把沙子扬向驴腹,那条发了红的腿再也无法回剑入鞘。母亲大怒,责骂提棒追打与我,我心中有些冤枉,不知她为何。母亲嘘嘘叹叹的回家取出洗脚盆,打上一半凉水一半热水端到驴腹下,打着水漂的吧沙子撸掉。这年少调皮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那猩红的驴棒便恢复了它的本能了。于是乎也就万分感谢那洗脚的盆子了,那洗过的水从二楼不知倒向了何处。

此语一出,众人一定如操场挽弓,箭射某一靶的。其实各位老师误会深了,这是指向自己的。洗脚的灵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写一写自己快乐着,似乎也无关紧要,想来想去为了双脚干净的同时,别忘了洗洗屁股啥的,或许那多余的腿也就伸缩自如了。出入不相同的滋味自己体验好了。

同志哥!洗脚,洗屁股,我与共勉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