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虽青涩,却也深刻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08-14 11:08:55 共有 人撸过

别。虽青涩,却也深刻

滂沱大雨。

他懒懒地接过她递上的毛巾,披在头上,坐在地板上,动也不想动。

她笑了笑,然后跪在他身旁,帮他把脸上和髮上的水珠擦去。

他伸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苦涩在嘴里散开,他皱起眉头。

她侧过头看了看他的表情,抚平他的眉头,轻声道:「你别喝太多,明天不是要帮你家那一个送机?」

他抿嘴,「他…已经不是我家的了。」

「什么意思?你们分手了?」她拿走他手上的酒,问道。

他低着头,毛巾挂在他头上,遮住了他的表情,「我们刚刚分手了。」

他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他有新的女朋友了。」

她不语,将啤酒罐大力的放回桌上,拿起一旁的外套,站起身便要出门,他着急的拉着她的手臂,「去哪呢!」

她甩开手,「他凭什么为了一个外人就抛下你,他妈的。」语毕,她便穿鞋打开门走了出去,他呆愣在原地。

然后拿起一旁的雨伞,追了出去,追到后便要将她拉回家去,她站在那,两眼瞪着他,没有什么表情,他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默默地将雨伞移到她头上,她接过雨伞,勾着他的手臂,在路边招了一台计程车,将他推了进去后上了车,报了地址。

到目的地时,她正好看见那男人和那女人两人在家门口依依不捨,她气得想冲上前去,却被他拽着,等那女人走后,她拉着他的手,走到男人面前,男人愣了愣,看着他和她,然后皱起眉,「茜?」

「为什么和他分手?」被称作茜的她双手交叉在胸前,问道。

男人瞪了他一眼,他缩了缩脖子,茜站在他面前,挡住男人的视线,男人面带无奈,「茜,这是我和他的事,妳不该…」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夜里明显。

男人摸着脸,看着她,抿着唇,她冷笑,「我在问你为什么和他分手,你最好老实回话,是为了那女人?」

「茜…妳了解的,两个男人没办法结婚生子,我也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她笑了,然后瞇起眼,「去你的,贱人。」说完,便拉着不发一语的他离开。

雨越下越大,她拉着他的手慢慢走回家,才刚关上门,他的眼泪便不断往下掉,她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不哭不哭,有我在呢。」

他听见后,从安静的落泪,变嚎啕大哭,她轻轻抱着他,拍着他的背,像在哄孩子似的。

哭完,他声音沙哑,「茜,妳知道吗,我有好几次都在恨,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是女人。恨我自己没办法为他生个孩子,我知道他喜欢孩子,每次我们路过公园,他都会停在外头,看着那些孩子,笑得灿烂,之后,他都会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我现在明白那是什么眼神了。」

「那是同情、失落、无奈。」

「茜,我真的很爱他。我有好几次都想拉着他到国外结婚,办个简单的婚礼,只请妳和几个好朋友,还有爸妈他们,然后领着结婚证明回家。我真的这样想过。可是现在,我连找个人过一辈子,都嫌奢侈了,更何况是结婚。」

说完,他便睡去。

整个人挂在她身上,她轻声叹了口气,然后将他拖到房间床上,用热毛巾帮他擦了擦脸,他睡的极不安稳,不断念着那男人的名字,半夜甚至发了高烧。

她看着温度计上的数字,抹了抹脸,然后趴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没事,没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的错,你们都没有错,所以,你要好好的,不可以胡思乱想,乖乖睡觉。」

隔天,他低着头看着被她握着的手,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脸,无声哭泣。

哭过后,他擦去了脸上的泪痕,然后起身将她抱到床上,帮她盖好棉被。

他看了看时间,然后拿起冰箱里的冰啤酒,走到阳台,喝了几口,对着天空中的飞机,抬高了啤酒罐,像是在对谁敬酒道别。

致我们那年的爱情。

虽青涩,却也深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