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万岁男孩》序:没什么,只是有点想妳。/20130526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09-26 09:54:49 共有 人撸过

《失恋万岁男孩》序:没什么,只是有点想妳。/20130526

「哥……」我试着哀嚎出好听的声音。

「怎么啦?又失恋了是吧。」不要一脸刚睡醒,又用敷衍的语气对我说这句话啦。

「哥,你就这样玩着你的线上游戏,不理会我的心情了是吗?」我需要挤出一些哭腔,「你这个表情真的好欠揍喔。」噢,好逼真、这哭腔。

虽然最后一句不适合用哭腔,但是我成功了。

成功激怒他了。

我亲爱的哥哥按下暂停键,把目光从他的电脑萤幕转向我,涣散的神情渐渐变的锐利,我在心里默数,一秒、两秒、三秒。

碰──,爆发。

「一个大男人失恋有什么好哭的!你老哥我表情欠揍又有什么好哭的!你你你!你如果是个妹妹,我一定现在就带你出去玩,逛街吃大餐!然后告诉你:『抛弃妳的男人眼睛一定是瞎了才跟妳分手,我们祝他眼睛烂掉吧。』可惜──等等。」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转回电脑萤幕。

听得一愣一愣的我问道:「可惜什么?」

他挥一挥手,「有人密我,你先不要吵。」我悄悄凑到他一旁,发现游戏还是暂停,所以他是在聊脸书。

「哇,女的。」我不禁喊出声,他瞪了我一眼、用脚把我踢开,又回到萤幕上。我冒着性命危险又悄悄凑到一旁,把照片再仔细看点,嗯、我惊讶了。

我学乖的退回离我哥一公尺远的地方,用气音说道:「噢,丑爆了。」

「你说什么?丑爆了是吧。」他瞬间转过来用眼神杀我。

「没有啊,我说了什么吗?你幻听啦。」我都用气音了你还听的到。

「嗯?我幻听?」他用威胁的口气说道。「我看我是瞎了才会跟这女的有勾搭!真真丑爆了!」他歇斯底里的吼着。

「啊?」对于这戏剧性的转折,我有点状况外。

他冲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前后的摇我,「你相信吗?这个丑女她竟然甩了我,甩了我!」

被他晃的我无法思考,只好连声回答:「相信、我相信啦,不要摇了。」

哪有人在分手后才批评人家丑的,哥,你早点清醒,弟弟我也欣慰啊。

「亲爱的好弟弟啊,哥哥失恋了,请我吃饭吧。」他又转回萤幕打游戏。

「别说得一副你很可怜的样子,我也失恋啊,不要敲诈我。」

「你是被别人诅咒的,你、活、该!要不就不要交女朋友,要不就把你那个『真爱』追回来。」他又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失恋的样子。

那个『真爱』,真会戳人伤口。我用一种很正经的口吻说道:「哥你真的很恶劣。有一种爱情,你永远都不会懂。」

说完,我转身回到我房间,把门关上。

自述──现在的我。

嗨。我是颜凌,绰号「失恋万岁男孩」。没错,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有个太过正经的名字,却有个不太正常的绰号。我也是个有帅度的男生,没错,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表面上很冷静,也有点受女生欢迎,但不是风云人物的级别,私底下却喜欢耍宝。虽然主角(也就是我)被称作失恋万岁男孩,但别担心,绰号不常叫,「颜凌」这个名字出场率还是比较高。

这个绰号牵引的、就是我接下来要谈到的另一位主角。

是的,很悲伤的、有戏的主角不是我(我是串场的主角,也是很重要的!),是一位女主人公。

怎么说呢?她是漂亮的女孩子,但她的美不是走在街上能令所有人回头看她的美、绝对不是。她的气质独特,在某些地方特有一股傻劲,但在其他部分却是聪明到精。眼神有时很涣散,像是望向远方时,有种哀伤淡淡从眼眸释出;有时却让人为之一亮,充满自信与调皮的神情,让人不难察觉到她的柔中带强。

我这绰号就是她取的。

对我而言,总觉得她很空灵。

我承认,我喜欢她。从以前到现在,依然如此。

她是我的初恋。

人总认为,初恋是一件美好的事,最单纯、最唯美的事。

而我却认为,至今仍爱着,才是最纯粹的。

因为不曾改变过。

「漾漾」,妳要我这么叫妳。

从我在走廊上奔跑,不小心擦撞了妳的肩,被妳束成鬆鬆的髮束散开来,披散在妳锁骨的位置,我们俩相望,我道了歉,而妳只是微微摇摇头、淡淡的说了声「没关係」,我点了头,转身离去时。

我知道,妳很不一样。

但是那时候的我,却没有察觉哪里不一样,只觉得妳漂亮。

然后我们的缘份好像就是从那时被连结。

因为我开始会巧遇妳。

因为好像我做的每件事都会与妳拉上关係,社团课、朝会等等……

后来,我发现缘份不是从那时「才」开始的,其实早就存在着,只是因为那个契机,我开始注意了妳。

所以才发现,妳早就出现在我身边了。

有一种爱情,别人永远都不会懂。

有一种爱情,把我和妳包覆在里面。有些温暖、有些甜,是这爱情给予的韵味;有些微微的苦、有些泪的沉重,不会让人深锁眉头,却会让人偶而忆起时揪起心,是这爱情遗留的印痕。

有一种爱情、最深刻的,落在妳的笑靥、烙在我的心窝。

有一种爱情,谁永远都不会懂。

但是漾漾,妳留给我的爱情,我也有点不懂。

妳好吗?什么时候回来?

你问我为什么被诅咒,我只能回答:那是个很可爱的玩笑,但是我选择让它成真。

你问我她去了哪里,我只能回答:我也想知道,比你更想知道。

你问我故事几乎都快被剧透完了还有什么好看的,我只能回答:剧透就剧透,故事之所以称为故事,就是因为它还有很多故事中的故事要说。

现在的我,对于那时的我,那是好久以后的我。

好久以前的我们,好久以前的她。

妳呢?

那好久以后的我们呢?

我们没有在一起。

如果你有想这么问的话。

「好啦,乖啦。是哥说错话了,哥哥白目,我带你去吃饭吧。」我坐在地板上,背靠着门,门的那头传来了闷闷的男声。

「唉,是哥哥不懂,你们俩的爱情是哥哥不懂,原谅我吧?」

我闷不吭声。

「凌啊,别不理哥哥啊,哥哥心里难过的。」他敲敲门。

我感受着门被微微撞击的节奏。

虽然我爸妈至今依然健在,但从小我和哥哥都认为彼此是相依为命的悲情乡下小孩,一起溜出门去夜游、一人帮着另一人盖老师布袋、一起在冬天冷到穷到盖同一条棉被取暖……,当然也一起被打被骂,长大了也真的就这么相依为命的搬进大城市,寻找我们的「远大志向」。

就算讲话再怎么不客气,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远离彼此。

「凌啊……,凌啊……,哥哥饿了啊,吃饭去吧?」哀嚎的抖音跟着敲门声响起。

我被那个抖音逗笑了,并把门打开,「叫魂啊。走啦,你请客啊。」

看似刚刚整个人贴在门上的他冷不防的向前跌了一跤,「哥哥快透支了啊,薪水还要等几天啊,没钱。」一脸无辜的他看着我。

我回以更无辜的神情答道:「难道我这个还在读研究所、被爸妈禁止打工的弟弟就有薪水吗?而且我刚失恋,你刚刚又──」

「好,知道了!想吃什么,儘管跟我说吧。」他马上奉上奉承的笑容。

「吃关东煮吧。」

我可不是个会敲诈低薪哥哥的恶劣弟弟。

坐在便利商店前的阶梯上,我们俩各捧着两大碗关东煮,看着树上泛黄的叶片掉落在柏油路上,风的缘故,使落叶翻飞在路人脚旁。这样的循环不只一次了。

「秋天了,还真快。」哥说道。

我点了个头。「看那快光秃秃的树就觉得清爽了许多。」

「我以为学文的都会比较多愁善感。」

「我可不喜欢走在路上还被落叶砸个正着。」我喝了一口汤。

「正常来说落叶是不会『砸』你,只是落在你头上。」

「随便。还有,我虽是学文的,但是学历史需要的是理性,跟多愁善感沾不上边。」我戳起一个高丽菜捲。

「而且你弟弟我,当初应该是要去三类的,因为我懒,才待在一类。所以这颗脑袋不管文组还理组都管用。」

「你这是在故意凌辱哥哥的吗?好啦,哥哥的脑袋没用只能念会计啦。」

「呵,管钱的将来做大生意。」就好像小孩打破碗会被大人补一句「岁岁平安」;小孩讲错话会被长辈默念一句「童言无忌」。我也这么帮他补了一句「做大生意」。

就像是个魔咒一样,试图用一句话来扭转未来。

不过这么做会不会改变什么,我们不知道。

「是是是,做大生意,钱给你花。」哥哥没好气的说。

「呿。」我笑笑。

「选一类,不只是你懒的动脑而已吧。哥哥知道。」他微微一笑。

我看看他,又转过头去看着飘落的泛黄树叶。

「我啊,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不论是放弃台大医学院跑去读什么没有用的历史啦,还是跟你蹲在这吃关东煮啦,甚至是喜欢上漾漾,直到她离开之后仍傻傻的爱着她。

「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我把嘴角扬到最恰当的角度,漾漾说我这么笑的时候最帅气。

哥哥靠向我。

「……凌啊,听完你的感言,再注视着你的侧脸,我都快要爱上你了。」

「噁心死了,少在我耳边这样说话。」我推开他。

「唉呀,亲爱的弟弟不要我了,」他笑笑,「我常常在想,一生中,能遇到这样一个『唯一』,哪怕不是长相思守,是足够了、也挺美好的。」

「是啊,唯一。」

「啊……」他突然大喊一长声,站了起来,「我也好想要真爱啊!真爱啊!」

我在一旁暗自说道:「真够丢人的……」

我拉着他的衣服要他坐下。

「缘分啦哥,你一定有真爱的。我们赶快回家吧。」

「真的?」他哭丧着脸、看着我。

这称做「我的哥哥」的家伙怎么会摆出一脸怨妇的表情啊……

「当然。」我扯出完美的笑容,「所以,乖,不要吓到路人。」

安安静静的坐在阶梯上,我望着那些树梢,以蓝天为背景的画面显的宽广却单调。我的脑中想起她的声音,和她的那首歌。我轻轻哼了起来。

如果想念就见面

若人不在只好盼望遇见

或许一转眼到了秋天

你就出现在我面前

跨着步伐来到身边

你捡起一片枫红落叶展开笑靥

轻声说着好久不见的想念

这是漾漾偶然写出来的歌,没有正确谱出乐谱,只是随意哼哼唱唱促成的一首歌。一小段的歌词,唱着想像两人遇见的场景。那时我听着,没有多想些什么,而如今再哼着,却有所感触。

如果想念就见面,若人不在只好盼望遇见。

所以漾漾,我还在盼望着,而现在已经到了秋天,妳却没有像歌词写着的那样,出现在我面前。

──「失恋?失恋是让你能够遇到更好、更适合的,那个对的人,不是该开心吗?所以也该庆幸,而不是自顾自的哭泣。嗨,失恋万岁男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我想成为某个人心中唯一一个、特别的人。」

──「你说没关係,那,你喜欢现在的我吗?」

──「我们打个赌,未来你会有一个魔咒,每谈一次恋爱就会失恋一次。因为她们都不是漾漾。」

漾漾,妳好吗?

没什么,我只是跟平常一样,有点想妳。

后记──日常生活般的想念

《序之如果想念》,给了这篇这个名字,加了个「序」是因为,像是故事大纲一般,算不上完整的故事。我有在想,是不是要把它的篇幅拉长,做个完整的交代,前三节是在去年的上半年完成的,就一直放着不动到现在,直到最近才把它翻出来,加了第四节。

或许会把它拉长,给它一个完整的开头和结尾,也或许就这样,颜凌在平常的生活里想念漾漾,只是这样偶然被记录下来的一天。毕竟面对短文,我一直都是随兴的,感觉对了就行了,不像字数七、八万的故事,要好好想、好好写。目前就是这样了,不太会有拉长的现象,就等那个「或许有一天」呗。

其实原名是《失恋万岁男孩》,从无名小站那时候就看文的友人们应该知道也记得,跟不孤独女孩同期被想出来的人。但是它的故事比不孤独女孩还要晚被想出来,那时候一直想说,写完不孤独女孩就接失恋万岁男孩吧,没想到一接接到西沉之时去了,男孩这一停就停了好久,现在变成了没头没尾的短文,也没什么好对不起他的,因为我还是有把它写出来啊。

漾漾呢,是在国中某次段考时被想出来的人,依颜凌说的,她在我脑子里是个很空灵的人物,所有难过的事到她这都会被抚平,所有幸福的事到她这都会变得更加温柔,很可惜我没有些出这样的漾漾,我迟迟下不了笔,大概我真的写不出来,只能让她在颜凌的回忆和我的想像里存在。

这篇故事,可以当作是颜凌的某一天的叙事,他每一天都会想起她,如日常生活般的惯例。颜凌抱歉,我还不能让漾漾回来,因为我还写不出来啊长篇。

至于那首歌嘛,是最近坐在书桌前写数学的时候,因为写不下去,随口念出来的,写了一小段后,自己无聊哼哼唱唱就变成一首歌了,有些神奇。

此篇,完全只有娱乐效果而已啦。满足作者本人终于让这男孩成形的一篇。

后记/写于2014年:升高二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