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雪莲花_作者:水泠儿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11-01 09:08:36 共有 人撸过

寻找雪莲花_作者:水泠儿

寻找雪莲花_作者:水泠儿

「 东西德在统一之後,西德所面临的经济萎缩问题,是我们反观现代两岸局势的重要指标……」

老教授的银白镜框底下目光迥迥,白发半长不短,有点像爱因斯坦,却是直发,喜欢在课堂上高谈扩论。举凡时势、政治体系的优缺点,或者政治家政绩斐然的秘辛,甚至预言,那次选举阿辉仔必定弃连保扁,直到多年後,让人不得不承认他的远见,可再课堂上李岳从不当一回事,只当在胡吹牛皮。

「请您略过个人的政治思维好吗?这好像不在您的授课范围……」第一天上课,李岳就受不了这种教学方式,手也没举就起身发言,老教授显的错愕,气氛凝重起来。

「李同学,这堂近代史,除了史料之外,反向思考也在我的授课范围,各位都已经成年,都具备独立的思考能力,我并不认为有什麽不妥。」老教授说着,李岳虽觉矛盾,一时间也找不出来,只好回座。

课成又再继续,只见老教授从皇帝扯到民主,从革命扯上政治然後说是历史的必然、时代的悲剧 ,李岳按奈不住又开炮了,措词更加严厉

「我知道监古知今的重要性,但请结束这种推论好吗?这并不公平,生命永远在政权之上,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感觉你的思想已经严重偏执」

讲台下出现骚动,山雨欲来,老教授说:「这世界没有百分之百的正确答案,有时候,我们必须选择牺牲较小 ……」话还没说完又被李岳打断:「我认为这不公平,太疯狂了,我认为应该……我认为这个世界应该……」 

跟所有年轻人一样,李岳是个理想主义的家伙,认为这世界依循着一定的规范与界线,只要逾越了、超出了那个底限,就算只有一点点,都是无可救药的错误与疯狂,而老教授教导的近代史,全是屁话。他总说,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是老教授的判断出了错,规范一定是存在的。

事隔多年,其他事情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暑假前老教授说的最後一段话:『年轻的时候,我想要拯救世界,後来我想拯救中国,接着,我发现自己的力量有限,还是先拯救台湾吧,到了最後……我发现我连自己都无法拯救,唯一能做的只有教育。孩子,你的路还很长,你会遇见许多人,然後发现这世界的真相。』

那是一个凄惨的夜晚,诸事不顺,公司的订单没预想中的多,发展计画无限期延宕,开会被钉的满头包,上司说,很多人都可能被外放,我盯着剩一半的咖啡,竟然漩涡中看到了老教授的脸,世界的真相?拯救自己?我笑了,就在那一晚李岳突然来拜访。

大概我正在打盹吧!周围的灯光十分黯淡,当李岳开门的时候才出现微光,他穿着长袖衬衫,蓝色牛仔裤,NIKE球鞋,棕色的头发跟老教授差不多长,一进门就闻到浓厚的菸草味,跟我打招呼的时候,牙齿上还有一点红色斑点,看样子这家伙才刚吃过槟榔。

「嘿……虚长我几岁的家伙,还在心烦吗?瞧你垂头丧气的,因为工作还是女人?虽然不认同你写的东西,我可是你的忠实读者呢!但现实总有太多不愉快,真要看不过去怎麽不学学我?该你发飙的时候就别顾虑了!看你烦得……走吧,我们出去玩,你知道这里最近的DISCO在哪里吗?我们好好疯他妈的一晚,说不定有什麽收获。」

我笑了,这个精神抖擞、身材高挑的年轻人,一如印象中那麽轻浮、不知天高地厚。

「我明天要上班,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说

「大不了请假吧!老子翘课陪你。」李岳拍着胸脯一副豪气甘云,说的我怦然心动,可我二十好几了,见这年轻人沉溺於玩乐之中,忍不住说他两句。

「回去上课吧!别净顾着玩,你的报告写得怎样?我发现你的性格有着极大的缺陷,趁着年轻要改,看到老教授帮我问声好,说我过的很好,还没混出名堂,没脸去见他」

李岳被我的一番话说的愣住了,过了半晌笑的狂妄:「缺陷? 我哪来的缺陷 ? 来来来……你倒是给我说个明白。」

「你的缺陷…… 」一时间我竟然不晓得该说什麽,就这麽看着他的脸,该要他放弃对真理的执着? 该要义正严词的告诉他,这世界多麽污浊?该让他知道,规范的荒谬性吗?我这个没有理想的人凭什麽去指责?

只听李岳说:「这世界到处都有胡乱搞的家伙,真要学你?遇一个就闪一个?世界就那麽大,你能闪到哪?你怎麽跟那个教近代史的老头那麽像?一出社会人就变傻了?」

水肥先生

2004/4/12 年轻的时候,我想要拯救世界,後来我想拯救中国,接着,我发现自己的力量有限,还是先拯救台湾吧,到了最後……我发现我连自己都无法拯救,唯一能做的只有教育。孩子,你的路还很长,你会遇见许多人,然後发现这世界的真相。

这种无力感似曾相似

应该是许多出社会打滚多年後的人共同的心声

最後一句

一出社会人就变傻了

呵呵~的确如此

关於李岳这个名字,在某些地方造成误会,特别声明

 「李」是我的本姓,而名子会取岳,是因为山下面有个狱字,这狱,可以解释为监狱囚牢,或者地狱,如果有山,有一个置高点,那麽就是岳了。

这山,是一种立场、一种规范、一种压制,从山上面看下来,一切清晰明朗,而深陷其中就是地狱了。

这算是一种自我警惕吧!

我不是大刀传的作者,不是那个李岳。我是水肥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