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典的邂逅_作者:慕松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11-30 10:19:26 共有 人撸过

字典的邂逅_作者:慕松

字典的邂逅_作者:慕松 今夜是十二月九号,让我的视野波涛汹涌的一夜…

我的诗又在某个网站被删除了,原因一样(不是诗),同样的地方被删除了两次,可是莫大的打击阿,按耐不住性子,给版主回了一大串自以为是的见解,数落他删诗的不是,打完这串字的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好小好小,不论心胸或是诗。不久有位在诗坛算是蛮有地位的诗友看到我即时通的状态,叫我认清大社会的事实,意味”越苦的药越有效”的说法,这个道理我懂,我自己也常常把一些新手批得天花乱坠,不过评归评,还是有达到进步的效果,只是删诗的做法对於肚量狭小的我实在无法接受(被删的那首诗还是讽刺那儿的删诗风气),聊完不久,又有一位不大熟识的诗友密我,问我怎麽回事,我把详情一一诉说,他虽然觉得我这首算诗,不过他看了那个网站其他作品之後,认为我的诗被删是应该的…哇.勒…,之後我把那位版主的新闻台拿给他看,他问我是否读懂?我敷衍地回答大略知一,没想到他居然要我解释…我没辄了,请他解释,原本以为他也看不懂,没想到他不但猜出版主是大学生,还猜出版主所修的社会学,他对於诗真是研究够撤底了,任何有关诗的哲学史或历史学等等他都不放过,更别说市面上贩售的诗评和诗集了,经他一一把诗讲解完跟我道别,留下一个疲乏没落的身躯和在午夜亮着刺眼的电脑萤幕,阿~原来光是”诗”这个领域的世界就如此的大,大到吞不下自己,身旁的巨人已经高到足以辗毙我所仰望的视野。

最近对於诗常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常常犹豫该不该封笔,可是忍了一阵子不写又很难过。我的写作生涯是从建立一个小家族出发,应该这样讲,那时写的也还不算诗,一直到接触诗集才开始的,我的第一本诗集是郑愁予诗集,半年前买的,因为对於诗的概念非常迷蒙,所以乱买,读了一阵子发觉郑诗的风格不易模仿,跟网上普遍讨论的诗有很大的不同处,所以就决然放弃了郑诗的风格,改写自认为是现代风格的诗,就这样在网路上的奇摩家族漂泊了一阵子,直到我读到诗路诗选集的那天,读了喜菡的”线之印象”,翻到作者的生平简介,发现有个站台,於是就兴冲冲的加入,正式开启了才陋小子通往外面世界的门,那边的人大都是以不断啃食诗集和一些额外的理论,还有猛烈的与诗友切磋求进步的,诗友的年龄层非常广,最小的有国中生,最大的大概有五十多岁吧(猜测的),有时看到自己的诗不如国中生,常常羞得想把贴上去的诗全部杀掉,便开始跟着含着诗集度日,希望也能有崭头露角的一天。

不料重考的梦魇真的实现,不可能在像从前狂读诗了,只能偶而在报纸或网路上摄取别人的精华,了不起就是动笔写,k诗的岁月终告停摆之後,感觉创作的质量也一再萎缩,应证了”没有进步就是退步”的千古大道理,便兴起了封笔的念头,经过今晚的风波,更让我重新思考诗的价值姓,最近听也一位家族的诗友说他不写了,他认为诗只是文字的玩弄,没有真正要表达的空间,我虽不同意他的说法,但也同时觉得诗的定义好狭义,其实诗到底为谁存在?为思绪灵感?还是为同样看得懂此类语言符号的人类?还是都不应该存在?这些问题在我今晚的梦里不断搅拌着…

P.S.初次於此发表作品,不知道这儿能不能发表心情类的散文(非文学),如果不行就请删吧,谢谢^^ 天花乱坠不是天花烂缀

呵呵呵....

其实喔 写文章不管是诗散文或是小说 古诗词

都是一时情绪的抒怀与感思的出口

别太过於强求自己 毕竟 文学如浩瀚穹苍

有心才重要 把心寄情於无涯的文学创作之後

你才能明白 清处自己和自己写下的心情

继续努力吧.... 谢谢想飞版主肯耐心看完这篇心情类的日记

谢谢您的鼓励

我会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