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天的抉择_作者:水泠儿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11-30 10:19:28 共有 人撸过

十七天的抉择_作者:水泠儿

十七天的抉择_作者:水泠儿

在你肩上的光

台北。下雨了。

我在公馆的咖啡店里闲坐。新买的记事本空如白纸,像透明的窗简。第一行的页首,我写下提醒自己的备忘:买冲泡式的热巧克力、迪化街的蜜红豆、乾燥紫丁香花、普拿疼以及胃药。搭火车南下之前,我坐上捷运,踅了一趟椰林道,发现剪靛花已经离瓣了,地面尽是被雨渍打散的,泥泞的花残。

我不禁怔然。十月末尾,隔着北回归线,南方彷佛还在上演一段热闹的夏季,而这里,已经极度深秋了。取出行李袋里的薄质绵毛长衫,我看了一下左腕上的手表,唔,秒针虚弱的动了两下。时光停格之前,我展开另一本全部空白的书页,速写那些窗外不断微弱进行的,模糊的脸。

但是,画下以後,就能定格微笑的表情吗?我自己叹了一口气。即使点了一杯唤作「summer fruit」的柠檬夏茶,我依旧不能改变任何季节已经递嬗到秋天的事实。

就好像,你从风城来台北的那天下午,你骑着我的机车,我在後座,但是目标前往的地方叫做离开。

 ◇

那是今年夏天。我最後一次学生生活的暑假。

一次你说来台北出差,顺便来考试院买份简章,哦,国家公费留学考试。我听你说着留学的想望,英国法国,伦敦巴黎。飘雨了。硬生逼散新光三越聚集的人潮。你不顾雨势,继续往前走。我跟在你身後,偷偷捡起你踩过的每一个步子。水声依旧在你肩上落着,雾气飞散,弥漫在我的眼镜镜面。你突然揽住我的肩膀,小心,一部白色喜美瞬间从我们眼前飞驰过去。好险啊,你说。我笑着轻捏你瘦瘦的腰围。

然後,雨停了。我偏过头去看你。白色衬衫晕上薄薄的湿气,你的头发和肩膀沾了水,在午后的夏日,泛着闪闪的微光。

到捷运站接你,我惯例提早出发。使过几个转弯之後,你微笑出现。『我载你吧。』你说。坐在你身後,我轻轻哼着胡诌的曲调。听你在我方向灯失灵的机车上,一一点数属於这个城市的方向感;这里是市政府、这里是国父纪念馆、这里是世贸大楼、这里是私人的画廊……。

我模糊地拼凑新旧街巷的衰长成败,路过被高楼建筑包围的庙宇,褪色的门联依旧自顾优雅地对仗,一如大量曝光的电子音乐里,静静滑曳而出的二胡声响。几笔简率的行草,飞瀑流势,然而却因为遗忘而日渐淡薄,像是从来没发生过的地方故事。

就好像,我们之间。

几乎相同的平仄和起伏,身体曲线完美地平行。当我标上第一个句读,才知道,即使我们前往同一个方向,彼此之间,仍然存在一个极度靠近,但怎样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坐在你身後,我抱着你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也抱着你很在意的部分。关乎回忆,关乎你指尖细腻的来回。你握着我的机车方向盘,绿灯,你加足马力,过桥。驶离台北的同时,也驶离纷然的夏季。

  ◇

从玻璃窗望出去,一家挂着彩虹旗的书店在正对面。我走进去,随意浏览架上摆放的书本:孙梓评的〈男身〉、许正平的〈烟火旅馆〉、班杰明的〈荒凉人间地〉……。哦,极度年轻的新世代写手。像是在眩惑迷离的岁月洪流里,那些文字以一种细腻绵密的姿态,定格一疋疋未及而轻柔的风景。

不过,或许你更有兴趣於童话。我在另一格的架上,找到一本小书。村上春树〈羊男的圣诞节〉。这个故事在说一个小小的旅程,全文缭绕甜蜜的氛围。主角羊男带着没有洞的甜甜圈遇上一个个善良逗趣,或者害羞的朋友,最後故事停在一场纯净的雪景。圣诞卡写着众人的祈语,『愿羊男世界永远和平幸福。』──好美的圣诞节吧?

我想起,去年冬天我告诉过你,我很喜欢罗斯福路加油站旁的那座教堂,骑脚踏车的传教士告诉我那栋建筑物叫作圣殿。我好喜欢上面站着天使的那个高高尖尖的塔顶,就像是可以许愿,彷佛可以得到最温暖的保护的那种。

那时候我只身来到敦化南路一带。十二月中,到处播放圣诞歌曲。路过三号的旋转橱窗,苏格兰风的横纹织羊毛衫、义式米色系斜边男装、比利时软呢大衣,我在这里停下,彷佛抵达通往异乡的入口。只消拉开玻璃门,便可以跨过经纬地飞翔起来。後来我在诚品停下,打电话给你,你说正如火如荼地忙着感硕士论文。我轻轻说了加油,放下电话。走出电话亭,一颗汽球渐渐飘高飘高,啊,不见了。来来往往的人群是流动的河,我在里面,像渐渐隐翳的黯淡光点。不知道,你是否曾经听见落在街心的一角,一串几乎绝响的水声?

 ◇

也是在多雨的日子,也是在诚品。我在儿童馆读着在伯利恒婴孩诞生的故事。记得孩提时代在学校演过这样的话剧,那时我站在高台,手持长竿,钓线上挂着一颗银色的星星,三位博士循着星星的指引来到婴孩的跟前。然後我放下竿子,唱歌。故事书里说那是天使的歌声,一颗最明亮的星星挂在天空中,其它的星星轻轻而微微地闪耀着。

走出书店,骑楼上站着避雨的人潮,而雨势继续缠缠绵绵着。像一场极微的敲打乐,的的的的,每一处走廊、街尾、巷道,触地的瞬间,各自泛起一袭薄薄的水面。伸手去摸,好冷。禁不住呼一口气,白色的雾自掌心飞开,回旋、飘升、被雨打落,成为碎裂的光带,水面上尽是绵密不绝的涟圈。

抬头。一班疾驶而过的公车,窗边坐着熟悉的衬衫身形。我打手机给你。你说你在台北,现在在巴士上。还叮咛我这麽冷的天气要穿暖和点不要感冒了……。我心里暖滋滋地甜笑。

一个也在避雨背着吉他的男孩突然拍了我的肩膀。嗨。好久不见啦。啊是你。我吃惊的叫出口。反正下雨闲着也是闲着,陪我唱首歌吧?好啊好啊。我说。

一切彷佛回到高中的年代,两个男孩子相遇在雨天骑楼,当众唱起在冬季城市里的,男人的歌。

 ◇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透过书写以後,那些记忆,就像是一部编译过的私人断代史。拆裂、肢解,重组的过程,每个片段模糊也清楚,然而那些接合的地带,都饱满着无以名状的忧伤。

而我和你之间,协调与矛盾的拉锯战。目睹摔落在杯底的月光,如同一种由来久的哀愁。但是那哀愁太轻,轻得根本不知从何举起,就像是一阵风势掠过,一只白纹蝶巧妙而小小的一个翻身 。

 ◇

白纹蝶。是的,春天。

第一次和你搭客运来台北,我悄悄折起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纸。那是梅雨季。你说要出差,我们在车站分手。掰掰。你说。我在车站,轻轻擦拭淋透的伞面。一只白纹蝶从伞架里飞了出来,搧动局部空气,几立方公分里黏黏的一段东风。

领了机车。沿着中山北路,北美馆、士林、外双溪、阳明山。空气中弥漫香霏的味道,是杜鹃花。在山壁墙沿,我还看见杏树、樱花、羊蹄甲,它们在风中晃荡摇曳,像是一笔古雅风流的俳句。

而我下山。画册里没有再增添任何笔划。雨势和雨势的中间,你在我的身边缺席。而阳光出现的那个片刻,蒸散我虚弱的字里行间。隔着一排窗口和大量的昨天我依旧只能压低我的帽缘。

走到陌生的巷尾,地图掉了。一排都是书店的街里陈列许多被遗忘、旧旧的书简。展开其中一卷,跳脱历史和文化包袱,那些温柔的地带私密而极尽,却因为搁置太久,页码黏在一起,变成无可挽救的缺。

就像是,穿过一幅幅的画片,我仍然不属於任何一处的风景。反覆的奔跑以後,我的言语彷佛是异国单字,不准确也不清楚的发音。

然而,我竟是如此深情眷恋着年覆一年。

 ◇

与你之间,我依旧写着独白的文本。踏入深秋之前,我听着你和他之间,而我和他之间亦是大量的空白。我从挂有彩虹旗的书店走出,雨势不要命地下着。店老板问我,会回来吗,我的视线老实停格在墙上那张男样的照片,健硕而赤裸的胸围。

『再见。』我撑起伞。

搭上捷运,进站,我走入南下的车厢。过了中秋节之後,或许有充分的理由和月亮一起失踪。不为疲惫,只为抵达的瞬间,早已从别的地方离开。而我老早便不该中途停下,迷恋不已地回身。

我想起你曾经跟你借的笔记型电脑,把它打开。从见面开始,每一杯咖啡,我坐在你对面照例的热可可。信件里从陌生到相识,渐渐描摹出这个城市的原型。而关於四季的部分,顺着你指尖的动势,我敲打几行欲言又止的句子。至於关键的动词,翻译成四个英文字母以後,十三个笔划中至模糊成渐弱的曲折。

切掉电源之前,滑鼠点选删除。我选择「是」。把我的部分删去,也移除关於我的任何只言片语。

而删不去的,......。

我记得,我在你身後,一颗一颗,在你肩上的光。 问好来特,再见虽然令人感怀怀念

但向前看才能把握今日和未来的美好唷

祝福来特~也谢谢你的文章分享^^ 当你勇敢的写出[我]字,那就表示你已跨出了藩篱,可以写作了。有些人太多[我],有些人不敢写[我],到最後连[我]也写不出,灵感因此窒息而死。

加油! 趁着记忆还未消退之前,写下吧。毕竟文字是永恒的。 虽然是关上一个盒子

却打开了其他盒子

这未尝不是好事?

我怀疑这个盒子看过你的文字

如果没有

算一算我们还更了解你一些呢~

嘿~来特~~来点轻松的转折吧^^

读你的文很享受 一篇看起来淡淡的故事

却藏着深深的依恋

感觉好纯好纯的记忆

咀嚼後却好酸好酸..... 良的

谢谢你的祝福呢。

有一天我也希望我能在爱情里学会经营彼此

,或是选择以不再遗憾的方式道别。

慕松的

我该怎麽回答呢。一直以来,任性的写着日记,写着写着编织起来就成了那个样子。所以我总是写的很慢很慢。而且总是自己身边芝麻绿豆的事呢。

夏霏的

我觉得我很认同你说的喔

或许,我不甘心就这样忘记了,所以才一直一直写下去

不过这样会永恒吗?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找到答案。

小恋恋的

我喜欢盒子这个说法。彷佛打开来,里面就会有秘密要飞出去

而这个秘密也许曾经和谁擦肩而过,但现在《在你肩上的光》总是在这里落脚了。

寂寞飘香的

《在你肩上的光》。纪念我年少时光一个美丽而忧郁的往事。

我想,因为爱的缘故,於是决定了我写作所带有的气质。

後记:

对一个失恋的往事,我已经无力再书写什麽,或是细心刻镂那些细碎的片断片段。我感谢我曾经爱过一个人,我知道我还有爱的能力......。 新买的记事本空如白纸,像透明的--窗简--。---窗简是何

到捷运站接你,我惯例提早出发。--使--过几个转弯之後,

目睹摔落在杯底的月光,如同一种由来--久的哀愁。少个/已/字

嗯....

曾经有时是最美的纪念 却也最令人感伤

因为片段的记忆总是截留着最刻骨的一段

所以特别引人入思...

而爱情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总是爱过了才会懂

问好来特.... 想飞 写:新买的记事本空如白纸,像透明的--窗简--。---窗简是何

到捷运站接你,我惯例提早出发。--使--过几个转弯之後,

目睹摔落在杯底的月光,如同一种由来--久的哀愁。少个/已/字

....

窗简就是一排窗户啊

你应该听过「书简」。

汉代以前的书总是用竹片木片编成的「册」,如果像这样的3000字左右散文,作成那种册子,一排一排排列起来恐怕也会厚厚一大叠。

简的原始意义便是「竹片一片一片编在一起的样子」

在保加利亚,很多房子都栉比鳞次的连在一起,

他们的窗户一片一片连起来喔。

简单的说,书简就是书,窗简就是窗啦 呵呵呵....

嗯 想飞知道那个/简/字的意义也知道/书简/的意思

只是直觉认为/窗简/这样的用法是否合宜

因为我查不出有那样地用法 才会问明你文章里头的用意

书简是古时用竹片一片连着一片编织而成的书称之

所以/书简/可称是书

那窗简呢 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解释吗

一个是活体的东西 一个是固定的东西

若要以诗的意象取之 尚能理解

想飞再作以上的说明及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