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被姐夫按在在床上插到爽

来源:邪恶漫画 日期:2016-12-12 20:52:53 共有 人撸过

 22-161100_292.jpg

我忽然觉得我好像爱上了姐夫。好了,咱们回家吧,姐夫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一切都只是想象,我红着脸让姐夫半抱半扶地坐上了自行车,姐夫笑着说,扶好,我开车了啊。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也告诫自己,那是姐夫,不能爱,有个声音又时常在脑中闪现,爱情是自私的,应该爱。就在这样爱与不爱的矛盾中,我度过了高三下半学期,高考失利就顺理成章了。 姐姐又来过一封信,又给母亲打过一次电话,还是说让我去青岛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姐姐眼看就要生了。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七月下旬,我坐上火车,怀揣不切合实际的复杂的想法,踏上了去姐姐家的路。 刚到姐姐家我很不适应,姐姐住的地方也不宽敞,有点像现在的“胶囊公寓”,一间房的筒子楼 ,做饭都在楼道上,我跟姐姐姐夫住一个房间,中间只隔一道布帘,青岛的七月,闷热潮湿,蚊虫乱窜,我难以忍受。 时间稍长我的嫉妒心在迅速滋长,我无法装聋作哑,姐姐姐夫那些亲昵的小动作让我更加难以忍受,尽管姐姐姐夫在我面前尽量克制,我还是能感觉得到。 有一天,我出去买菜回来,把姐姐给我的二十元钱弄丢了,我越想越委屈,不光是因为钱,我趴在床头上放声大哭,积压已久的情绪瞬间释放了出来。 怎么会那么巧,就在这个时候姐夫回来了,我赶紧擦掉眼泪,佯装高兴。姐夫还是看出了端倪:眼睛怎么通红啊,嗯,圆圆?他不问还没事,一问,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姐夫转过身来有些吃惊:什么事啊,圆圆,谁欺负你了?我抽泣着说,我的钱丢了。 不知姐夫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呵呵的笑着,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跟小孩似的,那,拿去,给你一百,去买个裙子穿去。 大姑娘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哪能为这么点小事哭鼻子,你看快跟小花猫一样了,姐夫亲切的拍拍我的脸,笑嘻嘻地递给我一条毛巾,快擦擦吧,大热天可别哭出痱子来。 我不接,姐夫说,真是孩子气,来我给你擦,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他,嘤嘤的又哭,姐夫拍拍我,好了好了,我撒娇的晃着身子,就是不松手,哥哥,抱抱我,抱抱我,使劲,抱紧点,时间凝固,室内悄然无声。 姐夫紧紧地抱着我,情不自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闭着眼睛仰着头,寻找着姐夫柔软的唇,我什么也不想了,哪里还有姐姐啊,现在姐夫就是我的爱人,我爱他,我愿意为他奉献。 姐夫开始还是矜持着,怎耐得住香唇与胴体的诱惑,他轻轻地抚摸我的身体,越来越热烈,我没有拒绝,我已经没有力气拒绝,那时的我已是情欲焚身,我想把我的身体融入到他的身体里面去,我们亲吻着,拥抱着,颤抖着,直至全身痉挛,情到浓时,我说哥哥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去死,哥哥,哥哥,哥哥,我不停的叫着。 姐夫气喘吁吁,圆圆,我喜欢你,你是个小人精。那个上午我和姐夫如干柴烈火,激情燃烧,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他,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也从背后抱着他,像狼和狈一样,他也时不时的回头喂我一口饭,再亲我一下,然后把我抱到他的怀里,嘴对嘴的喂我,我享受着自己偷来的幸福,又激动又难过。 激情过后,我们都有些黯然,姐夫默默的收拾着残羹剩饭,我在一旁深深自责,为什么会这样啊,我为什么要爱上自己的姐夫,这对姐姐太不公平,我害怕了。 哥哥,这怎么办啊,要是姐姐知道了该怎么办啊?姐夫说,你不要害怕,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千万不要在你姐姐面前流露出来,我们到此为止。圆圆我虽然喜欢你,可是我不能娶你,你姐姐眼看就要生了,千万不能让她知道了,你回家也不要对爸妈说,明白吗?嗯,我心烦意乱的点点头。 美丽的公主如期诞生,8月18日姐姐做了母亲。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和姐夫的所作所为,也一直瞒着姐姐。就要开学了,我打定主意再复读一年,我要离开家,离开姐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最好一辈子不要再见到姐夫。 上天真是眷顾我,第二年我如愿以偿,考取了XX舞蹈学院,从此离开了家。毕业以后,我四处漂泊,南征北战好多年,后来,我把自己嫁给了来中国学习汉语的印度人赫马利,定居昆明。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有时还是会偶尔想起,年轻漂亮的我,想起我爱的姐夫,想起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可是每当想起无辜的毫不知情的姐姐的时候,我还是深深自责,我的心灵深处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一辈子都不能释怀。